后记之四:巨坑项目(1/3)

    饭桌上。

    阿孜古丽正在大口嚼着红烧肉,虽不能说是狼吞虎咽,但那绝对不属于淑女画风。

    当然,漂亮的女孩子做什么都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宋景行问:“你们可以吃猪肉?”

    阿孜古丽点头道:“嗯,我妈妈是汉族。家里都是她负责做饭,她平时做什么菜,我和爸爸就吃什么菜,已经跟汉族的生活习惯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表演系的,吃这么多不怕胖吗?”宋景行问。

    阿孜古丽吞下一口肉说:“不怕。学校里有形体课,而且我喜欢打篮球,每天体能消耗很大,不多吃点会饿肚子的。”

    宋景行道:“喜欢看篮球的女孩子挺多,喜欢打篮球的女孩子很罕见。”

    阿孜古丽除了吃货属性,明显还有话痨属性。宋景行问一句,她就说出来一堆:“我爸爸妈妈都是篮球运动员,我从小就在篮球训练室里长大。他们俩平均身高1米88,我现在才1米76,没有遗传到他们的优点。高中以前我一直读体校,渐渐的不怎么长个子了。我爸还送我去验了骨龄,发现很难长到1米8以上,于是就让我改练后卫。后来有一次我膝盖受伤很严重,虽然痊愈了,但无法适应职业赛事的强度,这才没有继续读体校。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打篮球,每天都要打至少一个小时。你看我的手心,一直有茧子,就是长期打篮球打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若兮突然插话道:“你的手该保养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老师,我尽量。”阿孜古丽低头吐了一下舌头。

    宋若兮又问宋景行:“听说你打算创业?”

    宋景行无语道:“怎么没几天功夫,连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宋若兮问:“找到创业项目没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宋景行说。

    宋若兮道:“投资VR电影吧,我手里正好有一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宋景行提醒道:“小姑同学,中国法律禁止制作、传播带颜色的音像制品,我还不想成为政府扫黄打非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拍那种片子了?”宋若兮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宋景行说:“难道还能拍其他类型的VR电影?”

    从3G到4G,再从4G到5G,每一次技术提升,都催生出大量的相关产业。

    5G应用主要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:第一,增强型移动宽带;第二,关键任务服务;第三,海量物联网。

    比如宋景行那辆特斯拉智慧之光,其自动驾驶功能,就属于“关键任务服务”。

    至于“海量物联网”,如今北上广深都被打造为“智慧型城市”,各种基础设施都被移动宽带连接起来。包括路灯、电表、水表、红绿灯、垃圾桶等等等等,哪盏路灯坏了、哪段水管漏了、哪个垃圾桶满了,管理者坐在控制室就能判断。

    如果再结合天网系统,那就更加牛逼。哪家的孩子、老人走丢了,只要不在太偏僻的地方,天网加上图像识别技术,分分钟给你自动搜索出来。

    而VR和AR技术的应用,则需要借助“增强型移动宽带”。

    5G的理论下行峰值超过10GB,足以支撑AR/VR用户的交互。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宋维扬玩的那款虚拟网游,只要不是过于复杂的场景都非常流畅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北上广已经在铺设6G网络严格来说是5.5G,就像当年的2.5G一样,从性能上有一定提升,但还没有达到飞跃换代的程度。

    早在2015年,就已经出现VR电影,接着又出现AR电影。

    影视行业本来就属于资本乐园,在5G网络普及之后,全球的大型娱乐公司,以及许多风险资本,都在疯狂往VR和AR电影领域砸钱。砸到现在,90%以上的项目都亏了,而且是亏得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AR电影勉强还算成功,已经有公司在推广“AR放映厅”,只差一部超级热卖的AR电影就能飞速发展就像阿凡达》之于3D放映厅。

    但VR电影,就完全是个坑了!

    技术方面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,可是VR与电影天生犯冲。就像性格不合的一对男女,非要强行绑到一起结婚,婚后生活惨烈得根本没法看。

    电影的本质是框视觉,每个景别都有特定表现功能。笼统来说,远景拍气氛,中景拍动作,近景拍情绪。而VR的特点是沉浸感,需要带入特定角色人物,再以这个人物的主视觉去融入场景景别没法转换。技术上可以转换,可一旦转换又失去了VR的沉浸感,特别出戏!

    还有电影的空间感和剪辑效果,也跟VR技术很难融合。

    这几年,中外都拍了不少VR电影,在影院上映的全部扑街,移植到个人VR设备的盈亏参半,只有中途改做VR单机游戏的赚了不少。那玩意儿拍出来根本不像电影,更像是一款VR体验游戏。

    说得更简单一点,戏剧是演员的艺术,电影是导演的艺术,VR是观众的艺术。

    VR电影和电影的差别,就像电影和戏剧的差别,根本无法用已经成熟的传统电影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